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背词网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5170|回复: 0

[转贴] 安邦董事长内部发言文件 [复制链接]

Rank: 8Rank: 8

发表于 2016-10-6 09:00:44 |显示全部楼层
安邦董事长内部发言文件
! U( K# j$ x: v% g$ R/ j7 }, Q2 a- U" D8 `" Q+ p

7 I7 i* J3 f- w* Q: u% K
. {7 S$ L  x6 ]5 ]) ~安邦董事长内部发言:中国形势空前复杂4 W4 |6 f" o# p3 r) @1 H1 X" ?% r+ D
2016-10-04 粤港投资与上市0 S& n. Y& h  r) J, Y/ O
- u$ T% S! q( J% o4 P5 Y1 l
作者:陈功    安邦公司创始人、董事长,首席研究员3 c% H9 j5 C; Y0 q+ x4 v7 \
# F: N. R5 y# g% P

% n) Z* w+ I. E) k& v 本文为陈功在安邦咨询2016经济研判内部会议上的发言稿,多方面都有提及。问题指出的足够,经济如何改革走向发展没有太多提及,但是看好债市是本文中可见的对未来预测的观点,至于文章最后一段有点意思,也值得看看。. m( P8 h& [) B5 G6 u& @$ S5 _4 c

2 Y$ r; }2 d+ Q 空前复杂的形势: R! ^6 z# p; @/ @7 N

1 y% X( p- `; Z# P2 d9 @2015年以来的世界形势和中国形势都是空前复杂。在历史上,中国也曾面临巨大的压力,但过去形势比较单纯,阵线分得清楚,而现在是真分不清楚了。历史上的中国,曾经是地理封闭的国家,几条大山脉和沿海大陆架国家,将中国团团围住,所以历史上的中国很封闭,实际很晚世界才了解到,原来还有这么个国家存在。后来改革开放,很不容易让世界了解了中国,改革开放也曾经让中国站在了世界的道德高地之上,充满了希望,很多国家都羡慕中国,都在学习中国的开放。中国经济增长也在10年间取得了巨大的进步,“中国因素”影响到了世界。此后形势有变,不但很多国家的改革走到前面去了,而且由于“一带一路”的冲击,美国切实感受到了中国的威胁,开始了“重返亚太”的战略,实际上现在的中国,面临空前的软合围,这种合围是经济的,也是政治的,压力空前,这是建国几十年来从未没有过的情况。中国的百事不顺,与此有关。9 I  E+ R9 j% b* [. R

5 ]) K: P7 S7 C3 h4 K 中国经济转型问题- V7 s" O4 Q# T# g9 w3 V

3 d! Z* T# E8 {3 N9 q, b( Z 中国经济要转型,这是大势所趋,我们上层建筑方面的很多“基本建设”都没有搞好,就像一个人身体有缺陷,跑得太快就断气了。再按照过去两位数增长率的那套搞法,自然是缺陷百出,漏洞太明显,在fubai、债务、环境、贫富、成本、社会稳定等方面,都存在大问题,如果不转型、不改革,根本搞不下去。但怎么转型?实际上我们还不太会搞,不太会玩。这不只是一个观念的问题。有些事情我们恐怕是看的太简单了,想的太简单了,就像一部车子过去一直向左开,你现在让它猛然向右拐,家大业大,百业难调,掉头很困难,弄不好就侧翻。很多人以为靠发文件、靠中央权威就能解决转型问题,这是过分迷信集权的意识,很危险,实际做起来也很困难。除非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,除非做好战略上的预规划,否则卡在那里,不上不下,资源耗尽,四处叫苦连天、怨声载道的情况极容易出现。
1 n% }/ q5 o* e: \3 P% h& d+ {; d2 r
$ z! K$ p" v+ P8 F, q7 d 经济增长问题( A: {( \6 z* v1 m& W& {
# l6 H1 J# l8 Q2 h$ K, R8 _( y; l
中国经济增长补缺口的问题,始终没有想好解决办法。过去中国是两位数的经济增长,10%的GDP增长率都算低的,但宏观调控一下子降了3个百分点,2015年是6.9%,考虑到数字虚报,实际下降可能更多,这样就产生了一个很大的增长缺口,拉出了一个很大的缺口。这不是经济增速合理不合理的问题,这个是真实存在的缺口,在市场、产业、企业、就业等很多方面,都会有很大的反映。增长一慢,积压就多了,过剩产能与此有关。追根溯源,还是当初对如何弥补经济增长缺口,如何因应缺口搞好战略设计,没有想好办法,可能存在低估困难的情况。因为我们不是没有机会的,不是必然要走到这一步的,中国的资源储备在世界上看,都是丰富的,3万多亿的外汇储备,经济增长有着辉煌10年的基础,市场体量已经上去了,人民币汇率始终坚挺,外资大量流入,愿意持有人民币资产,老百姓的储蓄所代表的财富总量,不断增长,直接突破了50万亿。现在看来,这些因素中的很多都在猛然间逆转了。$ z; I6 W! h; O; K3 W

9 `+ b0 O, R# i4 V: N; X7 d 经济好坏的评价标准
" X' o" w8 |- G1 ^/ J) A* P. B8 x8 j
评价经济好还是坏,看什么?看年初自己定的数据,还是看看基层的实际情况?连PMI指数都快做不下去了,一切很清楚,根本不用多谈什么了。国外有基金确实在“做空”,这个你没有办法的,只要你是开放经济体,人家就是做这个投资行业的,有的是办法“做空”,不在中国“做空”,也有办法在离岸“做空”,在世界市场“做空”,不做证券、货币,也可以做大宗商品,“做空”是防止不了的,而且都会反过头来影响我们的利率和汇率,形成金融风险,这就是开放经济体要面对的挑战,除非我们不开放了,全关掉。客观来看,关键还是我们自己的问题,政策失误肯定是存在的,如果都正确,那里会有这么多的“做空”机会?现在预测中国经济简直太容易了,等于是号召人家来“做空”,这种情况在世界经济史中很罕见,教训值得我们反思和总结。否则,情况终究还是改善不了。# Y2 H# f1 @) a$ c

* b9 t# P( j# a4 j1 | 中国经济的政策立场7 c/ [. I) o/ Z
, {% j) ?, N( [9 c9 |, ]& w
现在的经济形势很复杂,有些政策立场方面却很不可思议。一些学者的讲话口吻像上帝一样,说什么中国经济要从“科兹纳型套利经济”转为以发明创造为主导的“熊彼特型创新经济”。根据他们的理解,所谓转型,转的就是这个型:从找商机,到创新创业,再到去创造客户。不过,且慢,这是在说中国的事情还是在说美国的事情?美国的科技创新搞到现在还被普遍指责没有带来实质经济增长,还是“富豪经济”,美国的中产阶级为此抱怨连连。中国有13亿多人口,仅仅靠几个“马云”能养活得了吗?那些干了几十年的企业,好不容易做到了几十亿的规模,怎么可能说转型就转型?那些手艺人或是小商小贩,中学都没有好好上过,你让他们怎么转型?
* p; ]7 n  @; K( u& v& V* ~6 W
% ]7 U; X- Z. U( b 我们有些学者幼稚的要命,言论惊人的不靠谱,动不动就讲,你现在不能干这个了,你不能做那个了,你要学习谁谁等等。似乎他们可以随意决定大家的命运,说你死就必须要死,你被淘汰了,你只能这样了!经济政策如果按照这样的路子走下去是非常危险的,zf的职责在那里?当初是谁带领我们走到今天这个地步?这样的问题,势必有人会问。有些人惧怕反思和总结,这样怎么能够进步?其实,经济就是经济,简单点反而市场情绪容易被调动。
" C8 ?8 i! @, [# z$ n! I2 c% d$ |) }# Y
增长和速度问题
6 {& B( N: F; O8 V4 ~/ b0 t# @; g6 t& L
增长和速度问题,我总是说,中国的一切问题都是速度问题!从“十一五”到“十二五”,中国经济总是像“钢铁侠”那样飞奔,肯定不行。“十三五”在想办法,想走良性增长的路子,这是正确的,也不能不如此。但怎么走?现在还是没有找到很好的办法。zf提出向改革要红利,但怎么要?改革怎么改,才有红利?这些问题都还没有清晰的、有说服力的答案。
- ~, C  [% K0 \. I& K3 N9 }0 ]
- A( K+ A0 [2 ~8 ?# u 改革靠发文件肯定是不行的,有人说,改革文件发了一大堆,但效果成疑,这应该是实话。早就说改革到了“深水区”,每一项改革都是系统工程,但现在的体制最怕的就是系统工程。因为只是说说话还好办,驱动大家为一个目标去做事,就很困难,这就是所有“系统工程”的难点。以这样的情况看,或许“红利”的出现还要等到将来,这也就意味着6%到7%的经济增长率,在中国将会持续较长一段时间,同时中国的投资和消费都会存在一个限度的约束,不能有乐观的指望。除非中国的战略大计做出调整,否则中国的国际竞争力,就掌握在别人的手里了。
7 i; l' y) y" i: }' K7 i  c
2 |* Y# v3 p! j9 r. u 美元加息问题+ n, I* u. A1 J/ Q1 W

* K1 s/ c5 Y4 u/ w: ?! ] 世界经济形势同样复杂多变。美国经济现在不是好转的问题,而是处于顶峰阶段,再后面就是走不走下坡路的问题了。美国现在的失业率已经降到5%以下,这是最好水平了。美国此次加息时机比较靠后,可能顾虑的就是世界经济的影响,但这种影响终究还是会来的,美元高涨带来了其他国家货币的贬值,导致对美国产品的需求放缓,资产价格暴跌,这不可能不反过来影响美国经济。所以,我还是当初美联储宣布加息时的那句话:美国即便不重新再减息,也不敢轻易再加息了。! F( t9 G: `$ {! {& h3 W$ O
) _8 K. }$ X  y  G, U# b1 w: J) C  f
中国周边国家形势, h+ G+ U. L! N' v$ \
& I$ u' h% q" O8 u4 |# ]
中国周边国家形势微妙,不能说四面楚歌,也是八面埋伏。除了潮鲜在中国周边制造不稳定之外,越南与中国存在长期的南海争议,东盟也转身与美国达成TPP协议;此外,中国最重要的传统盟友俄罗斯情况也相当不妙。俄罗斯财政部在今年初首次宣布,已经向25家外国银行提出了在今年发行国家债券的申请。这些银行包括了中国银行、中国建设银行、中国工商银行、中国农业银行,以及摩根大通、摩根斯坦利、汇丰等欧美银行。这是自从西方制裁,俄罗斯陷入严重经济危机之后首次向外国借债。根据俄罗斯的数据,其经济增长在2015年下跌幅度达3.7%。俄罗斯海关透露,去年的石油和天然气出口收入分别减少了42%和23%。俄罗斯是中国的重要市场之一,也是中国在国际政治领域的支持者。但如今的俄罗斯,正在日益成为中国的包袱,需要中国提供更多的金融资源来支持。
9 N: ~6 h. H$ v7 a
3 ], k9 l4 i# t' A* `$ V; n 科技创新与转型4 O8 U# h; o! A* E# {& }# T

7 _. t( }! z4 p2 L/ Z1 A+ o 科技创新与转型,这个口号喊得很响,但能不能奏效,根本不是几年就可以看得清楚的,可以肯定的是,创新与转型对2016年的经济增长将会于事无补。科技创新从来都是高风险的活动,通常都是交给市场去搞,交给市场去承担风险,很少有国家像中国这样,动用举国之力去搞科技创新的。当年的日本,说是要科技立国,也只是出了一些大政方针,以政策推动为主,没有像中国这样搞如此大规模的政策倾斜。看看现在的科技产业园遍地开花,其前景如何,相当令人怀疑。国家财富这样处理,合适吗?
5 X$ j5 v2 z5 A- o$ {) i6 |" m0 y
冷静看待大数据
4 A* M% I1 k! F  Y! Z0 p! r9 C, |! b$ i: m
大数据其实就是一场“软件运动”,却被吹嘘得神乎其神。大数据有用吗?当然有用,而且不是今天才有用的,从上世纪80年代database数据库出现后就一直有用,现在不过是工具软件有了进步,更多了一些,好用了一些,所以我说这是一场软件运动。其实现实一点看这个问题,大数据主要是少数几家科技公司企图获得政策资源的一种噱头,他们凭借自己控制的网络资源大肆吹嘘,弄得不明就里的zf机构花了不少钱,有的还投资巨大。在科技方面,中国的zf机构确实还没有真正学会定位自己的使命。他们往往在不自觉之间,就从领dao者变成了企业家。将来怎么算账,还是一个问题。
6 I1 v7 ]3 U6 r; ^$ `5 b4 Z; Z. x7 H- x8 V$ W) n: L, w
城镇化
7 R/ q! g& x- E: q: E0 ]( D3 ~
: p% w1 o6 Q7 Q& K 城镇化是一个古老的命题,在古罗马时代,通过战争掠夺来的财富就被用于城市建设。所以城市是一个陷阱,无数的财富都被装了进去,结果呢?会有两个后遗症,但用“城市化推动经济增长”的时候就根本没想到、没有看明白,或者是根本不愿意听取意见。这两个后遗症一个是成本飞涨,一个是资本过剩。前者是资产价格暴涨,导致产业被扼杀;后者是大量投资形成的纸面财富,四处飘荡,不断制造各种金融风暴,让社会风潮不断。再加上长期被忽略的老龄化,今天快速城镇化造成的问题,是今后中国面临的一个巨大而长期的挑战。能不能被顺利消化,我目前持悲观态度。
( S2 O& g# E( G1 p- ]
) V0 l, j. R$ K3 b. s0 t* b  L 国企的舒服日子不长了; K5 D' f7 O- F

4 @; @5 b8 |) Y) p 国企的廉价资源接近枯竭。过去的国有企业发展,主要依靠政策资源的便利,资源非常廉价。各种大型项目,基本不用看,都是给国有企业制订的,有些本身就出自国有企业之手,这样的项目会有利于谁,难道还不清楚?但今后随着zf财政紧张,国企在这方面的优势已经被大打折扣,所以今后国企的日子会很难过,而且会越来越难过。实话讲,现在中央层面的政策,还是尽力照顾国企的,但毕竟资源有限,还是不如过去了。今后的国企,只能往债券的方向发展。过去是借暗债,靠政策,拿到的是资源,由zf部门负债;今后估计只能借明债,自己借的自己还了,所以舒服日子已经不长了。
. e$ p3 i- |7 F' U/ N1 D+ _0 d
5 `: r  s& `, {& Z, I4 F+ H 政策文件失灵问题+ z% T# i5 N4 n5 T& }0 ~0 @5 L
& E+ m% E* n* h6 D9 S
今后经济大环境中的一个特点就是政策文件失灵,至少也不像过去那样灵光了。出现这种情况是“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”,有几个原因:第一个原因是,中国有一支政策面的“亲军”,都是由国企那样的亲生儿子组成的,民营经济中的一部分不是亲生儿子,但不是亲生儿子的,也要拉关系,搞fubai,设法成为“干儿子”。这样做的目的,无非是抓资源,上项目,占政策便宜。这部分“亲军”在中国经济中很火,把持了大部分的增长效益,日子过得很滋润。但问题是,好处都由“少数”占了,别人吃什么?等到用到“大多数”的时候,发现这个“大多数”早就快咽气了,使不上力了。第二个原因是,政策的系统协调性越来越差,这与fubai、利益集团和政策官圆的素质有关系,套路的事情好办,花钱的事情好办,精打细算节约的事情就不好办了。所以,本来剩下的就不多,没什么人愿意协调,只愿意做梗。第三个原因是资源短缺,只剩下号召了!8 _9 j7 u' x' t* @
' @0 G2 O6 {/ K6 n1 @/ n
消费问题( [5 {; S8 i3 D  ?

3 B' J' k( N! Y5 g# R: i 消费不会玩。政策上鼓励消费拉动经济,但我们从来不会玩消费,还以为出出文件就成,有的连文件可能都出不来。实际上,与投资不一样,发展消费这是从上到下的系统工程,难度很大。长期以来,中国经济就是以投资为主,什么叫投资?在zf而言,就是花钱。所谓“能干实事的干部”,其实也就是“会花钱、敢花钱的干部”!什么都不干的干部,意思是只拿钱不干事的干部。现在提倡消费,刺激消费,鼓励消费,这就要求干部要为别人花钱去创造条件,为别人提供服务,同样是这支队伍,自己花钱是一回事,让别人赚钱、花钱那就是另一回事了!中国的事情不好办,难就难在这里。当中国的干部真的开始“为人民服务”了,中国的消费肯定不用刺激就上去了。
- \/ l( Z1 U6 `
( K% J: P) y) U: Y  E7 P! d+ k- p 大部分所谓金融创新是瞎胡闹
# V% B6 P  }5 @  i8 T2 s+ B4 @! y8 \
金融政策的取向有问题。这个与金融改革的步子走得太快有关系。曾经一段时间以来,金融改革为西方市场理论所左右,比较盲目,即便不能说“惊人的幼稚”,学术味道也太浓厚了,所谓金融改革的成功,似乎就是西方交易市场有的,我们都要有。于是,期指、杠杆、做空、理财、基金、注册制、各种交易所等等一窝蜂地都上马。实际这种“该有的都要有”的政策取向是有问题的,中国金融改革的成功,定义的关键不在于“该有的都要有”,中国金融改革成功的定义在于风险控制,这是现阶段中国经济、社会环境决定的,是客观现实决定的。别人出事,我们不出事,这就是金融改革的成功。交易品种、机制的创新是很重要,也没人说不重要,但一切都要以稳健为前提,要有取舍,要看准时机,要做好风险控制。中国金融市场接连不断的风波,问题的根源之一就在这里。当然,还有一个根源是资本过剩,这是理论问题,就不在这里讨论了。. K0 x* Z$ a, Y+ y

4 d2 L1 Y: H+ D1 e# t8 `  l0 V1 x7 I 大部分所谓金融创新是瞎胡闹。就在不久之前,中国的银行界专业人士对千奇百怪的“金融创新”也表达过不同意见,认为风险不可控,但被政策压制了,后来还被迫要跟上潮流,也搞“金融创新”。这样的做法太偏激了,金融业排第一位的事情从来都是风险控制,保守就是银行业的看家本领,谁不保守谁倒霉。美国是金融创新的大国,但美国家庭用手写支票一直用到现在,按说比我们还保守,就这样还出事呢!所以“风控第一位”这个原则一旦被弃之不顾了,不出大事就是万幸,出大事也毫不奇怪。# n/ R$ q4 |. i$ b7 c7 D

! @9 I+ S+ R! n# g) O. O3 W 在资本过剩的环境里面集zi是很容易的,但集zi之后投资投到哪里才是关键。中国眼下的市场环境,我们说“八面埋伏”,那些经验老道搞了几十年的企业家都深感棘手,毛头小子即便有个好点子,但运作起来哪里会有那么容易?哪怕是“野心时代”也不能忘记,资本只是第一步,运作才是回报的关键,没运作谈何增长?因此所谓的“高增长”项目,十有八九是吹牛皮、吹概念、吹故事,靠着山呼海啸的狂吹,能成事吗?: j8 T; k, i. W8 t* L. |
# @% u. S9 v! {. {8 o; \' k
现在,那些过去到处应聘没人用的人,随便弄了个概念,也在玩金融,搞集zi,转眼间居然变成金融家了!过去搞房地产的,现在都在搞金融、玩资本了!大爷、大妈也在积极参与,这种现象说明我们的金融环境真地出现问题了,资本是要有回报的,那样才是良性循环。哪里会有那么多突然出现的高增长项目?哪里有那么多的企业人才搞得了高增长的项目?既然没有真实的资源,那就只能来假的,于是很快金融创新就演变成金融骗局了,有的还是惊人规模的骗局。现在南方有的县,那明确就是以骗为生了,所谓做事的,十人里面有九人是骗子。到了这个程度,还不警醒,就太不可思议了。   * Q9 B* K: y4 t" v' |

# k* r4 g) k( N' b0 G金融动荡是一场荒唐游戏。埋雷的是城市化,引爆的是政策,弹片杀死的是居民财富,受伤的是投机者,倒地的是市场机制。2015年的金融动荡,可以说只有输家,没有赢家,只有早早离场的人除外。面对金融动荡,大规模的行政干预达到空前的力度,公安抓起来的人,到现在还没有结案,结果如何还不好说。这一切使得改革开放后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市场交易和秩序,又乱了。
) @. }8 d) J$ t/ R3 U/ T/ f. {$ s3 G" \
什么可以做,什么不可以做,市场需要很长时间才能重新适应,市场建设和发展只好先放一放了,等风头过去再说了。所以2016年,金融券商、投行、基金甚至包括银行的日子并不好过,他们开会的时候,将会远远多于业务操作的时候。: h( ^: o' t4 N0 _2 m( k/ d

4 A) ~3 {+ `0 q, d' [: a 资本过剩才是大问题! ^+ I1 o/ B- o1 V

# h8 n6 \9 P6 @- [ 对于2016年的趋势,从产业层面来讲,关键是要明白资本过剩条件下会发生一些什么事情?从理论高度来讲,这是一个新的认识框架,与传统经济理论有很大不同。由此出发,会产生很多的议题和脉络,让大家看到事情的定性、解释现象,这是我们看问题的基础。没有这个理解,那就像盲人摸象,你还以为一切都好着呢,一切都跟过去一样,就像航海老手,还以为前面的风浪以前见过,那样势必就要栽莫名其妙的跟头。摔的很厉害,还不知道为什么摔跟头。6 b; B$ t% N/ W$ P

' l. U2 N5 b  Y. X6 Y7 R# n; y; |! ` 债券市场的改革和建设
' L& m- Y' M3 R+ p$ C8 x0 `0 _" q/ [- b; v0 b
中国的金融改革,重点是债券市场的改革和建设,其他都是次要的。市场交易机制的建设不是现阶段的重点。什么T+0、注册制、三板四板之类的争论很凶,造成市场动荡,但这根本就不是重点,“政策技术面的爱好者”造成了很多的问题。真正的问题在于,要看清中国大形势对证券市场、对金融市场所提出的要求,这是大局!我们的官圆很喜欢理解上级领dao的精神,这也没错,但上级领dao的精神是什么?怎么来的?还是大局,一切都是围绕大局来转的,形势比人强,这句话是没错的!而从大局来看,“一带一路”、债务的处理、消费以及金融市场的建设,最需要的就是各类分级债券市场的建设和完善。所以,2016年以至今后,中国债券市场建设是重点,是主轴,其他的都不是。
% `) i3 W5 J; m! x  q6 h; f5 Z  g& f* T3 P9 N5 f
世界的社会大风向问题
/ V$ ?4 v$ T, r" D; F* G) l5 L' }1 E" P: L4 U  i7 r& {# A! B
社会各界都要关心我们的世界正在改变,只有这样,你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什么。占领华尔街运动发生之后,很多国内的金融大腕都一笑置之,认为这个运动就是一个玩笑。大家可以很容易看到,他们的言论现在还都在。他们是从本能出发的,似乎占领华尔街运动触犯了他们搞金融的颜面。这还得了?金融家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。实际上,整个世界可并不是这样,占领华尔街运动不但没有消失,而且深入人心,在政治形态上也从街头运动演进到国际政治大舞台之上。最近伯尼桑德尔斯在美国大选中过关斩将,获得极高的民意支持,搞得参加过三次竞选的希拉里克林顿稀里哗啦的,就表明了这一点。整个世界的社会MZ主义大潮正在涌现,这是中产阶级——也就是占领华尔街中所说的那99%——决定的变革,终于还是发生了。在这种社会条件下,世界富豪的表现要低调一点,要舍财取义;zf要转型,转向社会福利,搞福利zf。中国的情况与发达国家有不同之处,但这个方向是不会错的,今后的世界,社会主义大潮风起云涌,时代又变了。' U# M8 Z9 m; g* ^% m

9 m, H* @) B2 g$ G# y' O3 _- ] 居民财富证劵化' z( n2 Z$ V( o' C! J' |4 G3 Q

3 B) E/ m9 T  T6 y 居民财富的证券化。这个概念我借过来的,过去都是说资产证券化,指的机构,但我认为,居民手中的财富,也要予以证券化,要让老百姓的储蓄,除了买Coach包、豪表、日本马桶盖之外,转化为更大的动能,这就要靠有吸引力的债券了。如果居民财富都是以现金形式存在,那很可能不妙的。其实,这也是一种消费,要提供债券给市场,消化掉一部分居民储蓄。现在的理财产品是一类,但并不完美,这个出路形成的市场大有可为,要做的事情很多。从趋势上看,债券也是未来一个好的投资品。这是经济周期决定的,美国的经验表明,大约每个7-8年左右,就会出现一次大危机,这样就形成周期了。在后面的衰退期出现的时候,资金将会更为紧张,必然有较高利率水平的债券产品出现,这样在债券市场就有机会了。
8 V7 C* U1 D" J" x' ?! g, t, n3 i5 r# ~& }8 m, Q- k
改革的成功与否主要看/ F) W. H8 n$ o9 Z
zf干部队伍的状况
: y4 q2 u, T  R5 U4 v
! i# G% t( ~. s$ T! P+ ` 最后讲讲中国的改革,这个改革的成功与否,很大程度上看zf干部队伍的状况。对于现在的改革红利,高谈阔论的多,其实这种人大多都是言论界的人士,名气虽然很大,但不是真正干事的,现实当中,改革红利的取得是相当困难的。现实情况里面,总书记提个口号,指一个方向,这是他的工作,这是政策。按说zf部门就要出政策路线图,来配套实现政策落地。! ^, U- E3 c/ D. D

+ Y7 ^) Y& d( s9 a7 M 但我们不是这样做的,总书记喊一句口号,我们就出个政策文件,把口号记下来了,口号还是口号。更麻烦的是,在口号之下,啥事都可以干,啥事都敢干,这就是乱的起源。表面上,中国有一个总书记,下面有两千多个县;实际一看,其实中国除了上面有一个总书记之外,下面还有两千多个“总书记”,都在那里学着总书记喊口号。这事看着稀奇,其实一点不稀奇,现实就是这样。# {+ _* M5 N! P8 O
7 s; G- D3 A* A+ D
改革,能把这事改了,就是巨大的进步,改革就是要求,既然是政策,那就要拿出政策路线图出来,干什么定下来之后,怎么干也要定下来。目前,这个是缺位的,最多就是糊弄几句。$ ~" G# t$ D; ~7 P1 q7 ~" q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Archiver|手机版|背词网

GMT+8, 2020-5-27 03:46 , Processed in 0.077826 second(s), 1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 Licensed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